首页 >> 最新文章

年终岁末农民工合法权益屡受害堵门讨薪冲突升级赵美彤

文章来源:温馨娱乐网  |  2019-10-16

又到年终岁末时,农民工即将返乡与家人团圆。他们奋斗在城市的边缘,用辛劳的汗水收获和生存着。他们为城市的日新月异,为城市的经济发展默默地奉献着。但是多年以来恶意拖欠、克扣农民工血汗钱的事情却屡见不鲜,农民工的合法权益屡屡受到侵害。欠薪已成为这个庞大群体的切肤之痛。

在此呼吁:请善待他们!善待他们如同善待我们自己!

[新闻后续]

因为找不着包工头王同运,无处讨要工钱的民工只好耗上了工程发包方郑州树青医学院。本报12月2日A11版《包工头失踪,60万血汗钱无处觅》一文曾予报道。前天上午,五六十位民工堵住了树青医学院一栋宿舍楼讨要工钱,随即再次引发冲突。

学校动手打民工?

前天上午12时,记者赶到郑州树青医学院时,五六十位民工还聚集在事发地没有散去。据信阳女民工黄桂珍介绍,上午11点多,她和四五十个民工来到树青医学院,站在她们曾经建设的宿舍楼前,不让学生进门想借此逼学校给他们工钱。学校两位院长和保卫科科长、基建科科长等五六人闻讯赶了过来。“没有想到他们来了就动手打我们两个女的,基建科的程科长用手打我的脸,将我的脸都打紫了。”

周口太康的民工程勉华是这次冲突中受伤最重的民工,他的左脸被打出了血,右手有两个手指头受伤。这次冲突共有三名民工受伤,其他民工只要拉架都不同程度地挨过巴掌。

“民工不是我们打的”

郑州树青医学院院长王左生说,民工们堵住学生宿舍的门不让学生进去,于是他就和基建科长、保卫科长等五六个人先后赶到了现场,“看见民工们将施工用的铁架子抬到学生宿舍楼门口放着,不让学生出入,于是我们就上前去搬走铁架子,民工拦着不让搬,还打了我们,将我们的保卫科长、基建科长和宿管员三个都打伤了”。民工们怎么受的伤他不知道,反正不是他们打的。工钱多少还是个谜

树青医学院副院长王左育说,合同是学校和王同运签的,民工们要钱应该找王同运才对。他说学校愿意拿这笔钱,只是包工头王同运找不到而已,中原五建又不愿意介入算这笔账,而民工们都是各算各的账,账目各不相同。他说整个工程包括民工工资,学校实际还欠王同运24万元,由于王同运找不到,这笔钱不知道该给谁,现在“这笔钱已经准备好了,什么时候劳动监察部门要钱我就拿”。

但是,对于王左育“学校实际还欠王同运24万元”的说法,民工们却不能接受,他们众口一词地说,学校还欠民工工资60多万元,怎么就变成24万元了呢。

王同运下落不明

目前,校方和民工对彼此的账目都不信服,学校到底还欠民工多少钱还是个谜,这笔账恐怕只有学校和王同运最清楚,因此要想顺利解决此事非找到王同运不可。那么,王同运到底在哪里?

前天上午,王同运的女友杨亚军出现在事发现场,她告诉记者:王同运9月初因为工钱问题,心绞痛病犯了,现在在北京住院。记者追问杨亚军王同运是否还在郑州,只是因为害怕民工要钱才躲了起来,对此问题杨亚军闪烁其辞,后来不置可否地说:“可能是吧!”

螺旋溜槽

白酒招商

重汽配件

友情链接